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金光佛发财网 > 昆明土木工“城”里的魅力文脉

昆明土木工“城”里的魅力文脉

时间:2019-07-28 01:38 来源:未知   点击:

  2000年,昆明市政府开始进行历史建筑普查,结果显示,已建立历史建筑档案的建筑共有178幢。从2002年起,昆明市开始着手进行首批历史建筑挂牌保护工作。截至目前,昆明市正式挂牌的历史建筑达到70幢。

  每一栋建筑都有自己的独特风格与特点,有的气势恢宏,有的古典雅致,有的格调清新。它们勾勒出城市的轮廓和线条,代表着城市的包容与开放。那些默默伫立于城市中的老宅子,有的被保护起来,有的被改作饭店,有的成为景点,还有很多当人们不经意间走过,却不知它的前世今生。

  一座保护得较好的建筑,存储着人类生存的“大数据”,大到规划布局,小到起居作息的细节,无不渗透着人类的智慧。人们在关心着“几百、几千年前的人是如何生活”的时候,一方面要通过研究文献资料,一方面也要最大程度地还原这些老式建筑。

  正义坊昆明老街,与时光同步。高低错落的屋顶,诉说着曾经在这里发生的几多往事。而东方书店、小银柜也成了这里的“见证者”,它们看着周遭的变迁,时间如同被加速一样,再现这里的辉煌。来来往往,不知道在这条街上已走过多少人,大青石板路被磨得像镜子一样明亮。楼顶的墙缝里顽强地长出片片细草,一阵清风掠过,带来草香与往昔的古老墨香。

  昆明老街依然在被岁月雕琢。在一处用大红幔布围挡起来的院子里,已经搭好了木质的主体结构。顺着楼梯走到楼顶,整条街的风光尽收眼底,青砖白瓦,没有一丝灰尘。紧邻老街的是城市的主干道——人民路,车水马龙、川流不息,与这身后的百年老街像是两个世界。

  马家大院是一座经过专业修复与保护的经典的昆明“一颗印”民居,始建于1923年,至今已有96年的历史。未到院中,不时听到巷子深处传来悠扬的曲调。走进院子一看,中间有一个大大的戏台,演员们正在认真地排练话剧《雷雨》。“在这么古朴的地方表演,不用太多的修饰,就会把人带入到情景当中。”陈晓霞虽然还没有换上演出的戏服,但在排练的时候,表演投入,表情生动。“这个院子的磁场非常强大,而且马家大院独特的环境优势与剧情本身就能融为一体。”点上一壶茶,看上一出戏,仿佛穿梭到那个特定的历史年代。

  时间在不经意地流淌,只是在这老街上,速度仿佛被放慢了,好让渴望慢慢享受的人们与它一起呼吸与品尝,回忆那味道清甜的旧时光。

  坐落于富春街83号的将军楼曾是何氏宅院的旧址,门口挂了一块“昆明文物保护单位”的牌子,这块牌子也让方圆一公里的地方显得格外的幽静。

  虽说这里已改为一家餐厅,但房间的格局依然保留了原样,两层木楼房间四合相通,总计8间包房,房间里陈设的朴素几案和字画,就能传递出这里曾经的典雅气氛。院子中有一棵粗壮的老树,开满了纯白色的小花。廊间的楼柱与门窗被雕饰得细腻精妙,是难得的木雕精品。

  离富春街不远处就是被誉为“昆明眼睛”的翠湖,那里人间烟火气息就更浓郁了。

  早在2017年,昆明市就颁布了《翠湖周边历史文化片区整治提升三年行动计划》,按照省委、省政府“3年见成效、力争2020年完成”的工作目标,昆明市以讲武堂片区为核心,加大推进翠湖周边片区整治提升力度。

  如今的翠湖周边,已通过打开北门片区连通云大的翠湖视廊、恢复洗马河历史水系,实现了“水清岸绿灯靓景美”的连续性景观。通过对先生坡、丁字坡、北仓坡等“十三坡”历史街巷风貌重塑,昆明历史文脉得以延续,以“大翠湖”的形象充分展示了昆明城市全新生态名片。

  在官渡古镇里同样坐落着一座座老宅。太阳照射到一道道厚重的木门,照射到金刚塔,照射到寻常百姓家,彰显出金碧辉煌的气派。

  公元1264年,金刚塔在这里拔地而起。当时没有水泥,为了建造这座金刚塔,先人们就地取材,用螺蛳壳拌黑泥夯实地基,然后打下数百根木桩进行固定,再用糯米饭和糯米汤拌着红土做垫层,把一块块塔石砌上去,这才有了今天的金刚塔。

  梁思成先生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:“建筑物在一个城市之中是不能独善其身的,它必须与周边的环境配合协调。”在以金刚塔为中轴的主路两旁就修复了一排排风格统一的明清建筑,这让整个官渡古镇看上去更加的和谐统一 。如今的官渡古镇上依然人来人往、熙熙攘攘,人们排着队买官渡粑粑,坐在路边吃着麻辣螺蛳,再喝一口冰镇木瓜水,来一碗热气腾腾的官渡米线,日子好不惬意。再听听那南腔北调的声音,“老板,几文钱一个?”“辣子多点儿噻!”“这是什么来的?”“俺想吃这个。”要不尾音上扬,要不来个儿化音,汇聚了京腔、沪腔、广东腔等南腔北调,让古镇瞬间多了现代气息。

  一如不同肤色和发色的人们相聚在昆明。这些老街坊、老建筑在与每个人亲密接触的时候,又多了些平易近人的人情味,少了些许高不可攀的森严禁忌。无论是雄伟的东西寺塔,还是庄严的朱德故居,都多了一份亲切感,甚至当人们穿行在街道上的时候,它也会大方地成为人们遮阳避雨的栖息处。

  那些年长的昆明人总是爱说一句话:“我们老昆明人最认得了。”50多岁的王大爹是地地道道、土生土长的昆明人,张口第一句就是“我挨你款款”,于是从那北教场的大青石板路一直到原来建在金马碧鸡坊的南教场,从昆明文庙到工人文化宫,王大爹恨不得把他知道的所有关于昆明的记忆都一股脑儿全说出来。

  不断延伸扩建的城市,面积已经越来越大,不再像王大爹小时候生活的那样集中在某一处。城市的街道、建筑、布局,犹如人体有经络、器官、肌理。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正在演绎着这个城市的故事。曾经的老房子、老建筑依然错落有致地安放在某处,在明媚的阳光下呈现出纵横一气、万物和谐的辉煌与安详。(记者 孙莹)